吊唁大厅,两位前来吊唁的女士沉浸在沉痛中。 吊唁大厅,两位前来吊唁的女士沉浸在沉痛中。
从前的同学赶来吊唁 从前的同学赶来吊唁

  泉郡同悲 各界厚意吊唁少萍书记

  □本组专题 早报记者 林福龙 赵鹏云 刘波 麦彬彬 潘登 吴嘉晓 文/图

  4月25日,黄少萍同志因病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,哀痛的气氛充满了泉州城。人们说天堂无病痛,故乡有政声;说她是最美泉州女儿,是泉州文明的维护神。

  昨天上午一大早,泉州宏福园一号离别大厅内,伴随着阵阵哀乐,泉州各界上千市民赶来吊唁,他们中,有的与她生前有过点滴来往,有的则从未见过面。他们有的开车、打车来,有的则骑自行车、步行而来。离别大厅里放满了各界送来的花圈,由于太多,有的只能放在厅外。

  六旬夫妻一路骑行 特别赶来看望书记

  一身蓝色骑行打扮,额头上轻轻冒着汗滴,一行两人静悄然走进灵堂,对着书记遗像,深深三鞠躬,又悄然退了出去。

  昨天下午3点,一对家住市区的老夫妻,特别从家中骑着自行车,赶十公里路,来到宏福园,只为了最终再看一眼泉州父母官。“发自内心的,不搀杂一丝念想,送她一程。”站在灵堂外的走廊上,这对不肯泄漏名字的老夫妻说。

  “书记确实是可贵的好官。”王姓阿姨说,“咱们家离书记老家不远,一次在超市买东西时,遇上了,她还自动和我打招呼。”王阿姨回忆说,其时的少萍已是副市长,“她还问我是不是家在北门新街一带,其实,平常咱们并没有来往,没想到书记这么仔细!”

  暂时撤销出游计划 三姐妹伴哭送书记

  “尽管咱们从未和书记当面见过,但得知书记去世的音讯后,感到十分沉痛,专门来送她一程。”市民邱传婷说,她和朋友高丽萍、陈碧莲一同,在几天前就计划这周日出游。听闻书记去世的音讯后,她们暂时改变了主见。

  哀乐响起,三位姐妹伴拿着早上刚买的百合花,献到了书记灵前。

  邱传婷等三人均是自由职业者。她们说,书记作为地地道道的泉州人,为维护和传承泉州文明立下丰功伟绩。“她太累了,让她好好歇息吧。”说着,三人眼泪夺眶而出……

  “看到早报上发的那张相片,她抱着那个自闭症儿童,那么的慈祥,像母亲相同。”陈碧莲一时呜咽地说不出话。